案例

从语言上识别谎言

我们每天能听到100-200个谎言,我们谁也不想被骗,所以都想着怎么去识别对方的谎言。
 
测谎这个概念,从中世纪的刑具到现在影视剧中的测谎仪,人类为了测谎,可以说费劲心思,测血压,测呼吸频率,测语言逻辑分析,用上眼动仪,红外大脑扫描仪,甚至还会用上电脑图机器。
 
这些工具,在某些情况下能够起到作用,但是如果了解了工作原理,还是能够欺骗机器过关的,以至于,在当下测谎仪都不能作为证据,被法庭所接受。
 
但,如果问题不是在技术上呢?而是在,说谎会引发生理变化这一个假设上呢?如果我们更直接呢,用传播学来分析谎言呢?
 
从心理学角度来说,说谎部分是因为想通过语言,给别人塑造一个更好版本的自己,让我们成为别人想要的样子,而不是我们真正的样子。
 
即便我们做梦的时候,我们大脑依然还在活动,而我们的意识只能控制5%左右的认知功能,甚至在沟通时,剩下的95%的都不能被我们自己觉察到。
 
根据对文学创作时大脑的实时监控,基于想象的故事,同基于真实经历的故事有很大的不同,作家真的是很辛苦的,要编造一个跟自己不同人的说话模式。
 
而文本分析能够让我们识别出潜意识欺骗中,4种常见的模式。




 
1,说谎者在撒谎时很少提及自己,更多是描述或者讨论别人,通常使用第三人称,使自己远离所编的谎言。是不是听起来有点奇怪。
 
“我没有打碎这个花瓶” VS “这个花瓶之前就是碎的”
 
2,说谎者总会更消极。
 
因为在潜意识里,他们对谎言感到羞耻。比如说谎者会说,操,我的没电了,什么破手机啊。
 
3,说谎者在表述时,非常简略。
 
毕竟,被人抓到了破绽,就必须再遍一个谎言。我们的大脑会纠结编造复杂的谎言。毕竟,编造谎言,还需要防止各种被人抓包的痕迹,对大脑来说,是个非常复杂的运算。
 
就比如,很有名的某一个美国前总统,他曾经说谎说道:
 
“I did not have sexual relations with that woman”。对,比尔·克林顿。
 
最后,虽然说谎者试图简单描述,但他们更倾向使用,长且复杂的句子。




 
加入不必要的词语,不相关但是冠冕堂皇的细节来补充谎言。同样美国的另外一个总统在否认丑闻的时候这么说:
 
“I can say categorically that this investigation indicates that no one on the White House staff,no one in this administration,presently employed,was involved in this very bizarre incident ”
 
尼克松的水门事件。
 
我们在用语言分析看看其他著名的案例。
 
我们来看看,第七届环法冠军兰斯·阿姆斯特朗,在2005年的采访中,他否认服用了兴奋剂。在2013年的采访中,他承认了这一点时,3/4的话都使用了人称代词。注意比较下面两句话:
 
“OK,you know,a guy in Fance,in a Parisian laboratory opens up your sample,you know,Jean,Francis so and so ,and he tests it. And then you get a phone call from a newspaper that says we found you to be positive six times for EPO.”
 
第二句
“I lost myself in all of that,I am sure others could not handle it ,I certainly could not handle it. I used to controlling everything in my life.I control every outcome in my life.”
 
在否认时,阿姆斯特丹描述了一个假定的场景,集中在别人身上,把自己从整个描述的场景中,完全摘了出去。而在承认时,他有了自己的立场,发掘了内心的情感和动机。
 
但是,人称的使用也可能代表欺骗。
 
让我们来来看看另外一个例子,来自美国总统候选人约翰·爱德华兹。
 
“I only know that the apprent father had said publicly that he is the father of the baby.I also have not been engaged in any acitiviy of any description that requested,agreed to or supported payments of any kind to that woman or to the apparent father of the baby”
 
这算是“这孩子不是我的”的超长表达吧,爱德华兹从来没用过名字称呼所涉及的人物,而是说“那个孩子”,“那个女人”,“那个父亲”。




 
现在我们看看,他在承认自己身份时候说的话:
 
“I am Quinn's father,I will do everything in my power to provide her with the love and support she deserves”。
 
这段话,简短明了,称呼孩子的名称,加入了他在她生命中的角色。
 
那么,回到现实中,你该如何使用这项技能侦破谎言呢?
 
我们日常所听到的谎言,没有上面例子那么严肃,有些可能都是善良的谎言,但依然值得发现谎言的痕迹。
 
比如,
 
一些小的自我引用消极的话语。
 
简单的解释
 
令人费解的措辞
 
这也许会让你不再买入一个销售推荐的高估股票,一个没什么用处的商品,甚至一段糟糕的感情。



文章版权属争渡心理咨询,转载请注明来源。
文章来源 http://www.anotherhelp.com/case/57

更多案例

一个人太过“完美”是真的完美吗?

经常可以听到有人说这样一句话:只有我完美了,别人才会喜欢我。果真如此吗?未必。且不说人无完人,其实,即便你有这样那样的缺陷,该喜欢你的人依然会喜欢你。反之,即便你完美了,

2020-08-14 16:42:23

咨询师:江山

详情

心理的阴影怎么去除?

“如果十年八年不行,那就半个世纪,人类史上没有什么创伤阴影可以熬过一百年的时光。”确实,都说时间可以慢慢愈合伤口。

2020-09-15 16:24:56

咨询师:姚刚

详情

为什么学生不喜欢学校?

尽管我们的脑子可能会有点拎不清状况,但我们天生的好奇心总会使我们探索下去,在学习的机会面前更是如此。不管你学的是化学、物理还是历史,课堂讨论能使你的自然思考过程更加自由活

2020-08-06 16:56:22

咨询师:段正琦

详情

推荐咨询师

徐俊朋

心理学专业毕业,擅长个人成长及关系改善与促进。

个人成长 关系改善 心身疾病识别及改善促进
请填写以下信息,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请输入您的电话号码,我们将马上回拨给您,请您接听客服来电
(客服电话:0755-86703504 / 15361508391)